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我的公益简史
发布日期: 2019-9-19    作者: 魏新峰    来源: 陕西泰普律师事务所
  我的公益简史
 
  陕西泰普律师事务所  魏新峰
 
  “每一座伟大的城市,都有一些引领时代的传奇人物,他们,用精神与信念推动城市更好的发展,坚守初心,在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热心公益,用正能量温暖人心!”这是渭南广播电视台一名制片人在录制《寻找渭南传奇人物》时给我说的一段话!我感觉自己承受不起这个称号,他解释到“这群人,勇于负重先行,与时代同步,一城人物皆传奇,你作为一名律师,执业20年来,一直情系公益,这就是传奇!”为了渭南的法治宣传,律师行业的公益,我勉为其难的做了这期节目,不想还产生很好的反响!其实,我的律师生涯一直与“公益”同行,那就借着这次征文活动,讲讲我的公益简史。
 
  无聊的公益
 
  记得是97年国庆节前夕,我终于拿到了渴望已久的律师执业证,欣喜若狂,感觉自己马上就有案子办了,马上要火了!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很快发现拿没拿照社会对自己的评价没有丝毫改变,照样没有当事人找,照样没有案子可办。成天闲着没事,有时帮家属到商场卖卖货,到西安康复路进进货,有时到所里与几个同龄人到律所打打牌,辩辩论,实在是无聊之极!于是我提议我们几个何不在节假日到街道上开展义务法律咨询?大家当即一拍即合,每周六、周天上午九点到十二点把桌子搬到街道边开始为老百姓义务法律咨询。至此,这个咨询的场景,成了渭南城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功利的公益
 
  义务咨询我们坚持了半年多,有次我叫大家继续咨询,有个伙伴表示,都咨询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啥效果,天气都那么冷,街上的人也少,就算了!我坚持说,不行,这种活动一定要坚持,要不我们下周印制一个横幅,写上我们的名字,这样大家就会慢慢熟悉我们的名字,熟悉我们的面容了,我坚信这种活动坚持下去会让很多人知道我们是律师的。有意思的是我们三个人中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锋”字,于是慢慢的“三锋”律师就像“小虎队”一样在业界慢慢的传开了。因为没有案子,我们几个特喜欢办理法院指定的援助案件,我们天天幻想着哪一天能把一个死刑案子辩成无罪,就一战成名了,这个机会终究没有等到,但是我们几个中有一名律师最终因为承办一起援助案件,获得了“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受到了部领导的接见。这个事例一下子激励了我们好几年,我们每个人也都希望这个好运能降到自己头上。
 
  迷茫的公益
 
  就在我坚信公益能为我带来发展的时候,我承接了一起援助案件---“动物的医疗事故”,没有见过类似案件的报道,弄不好是全国首例!这个案子说的是有个奶农养了一头奶牛,在这个奶牛分娩的时候,因为胎衣不下,叫了个兽医治疗,结果这个兽医最后把这个奶牛治死了,于是奶农找兽医维权。人的医疗事故打起官司都不太容易,动物的医疗事故如何证明“牛的死亡与兽医的过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更是难上加难的事儿。为此我找到了畜牧兽医总站的专家给我出了意见(后来这种意见被叫做“专家证言”),我又到奶区了解了类似事件处理的方式--如果兽医碰到这种情况,不分责任,承担牛的一半费用的习惯性做法(后来这种方式被称为是交易习惯),为此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搜集了大量的证据,奶农心存感激,每天都魏律师长,魏律师短的给我打电话询问案件的进展,那一种被信任,被需要的感觉真好!我最烦有人说“律师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看我们办理援助案件不拿当事人一分钱,我们一样很尽责、很卖力,我甚至说出,当我办理援助案件时,我在庭上的声音会更大,因为我这时候的底气很硬!但遗憾的是这个案子还是被判决败诉,败诉的判决书是奶农先领的,而且在领取判决书之前,他感觉案子结果可能不妙,他就从我处借走了案卷,说是让政法大学的一名教授号号脉,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后来,当我给这个奶农打电话时,他的态度极为冷漠,案卷也不给我,还说我办案子的思路有问题,为此我与他在电话上争吵起来。这件事对我的执业影响很大,有几个月我甚至都不到律所去了;同事们安慰我说:“做律师还是要给富人服务,穷人付的钱少,要求还高,你看我们所里是不是收钱少的案子,反而投诉较多”,这个时候我非常迷茫,难道做公益真的错了吗?
 
  感恩的公益
 
  在我郁闷的时候,我与朋友到法门寺散心,碰到了一个高人,我把自己的苦闷告诉了他,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很久以前,有一个手艺人,手艺娴熟,但他喜好雕塑的是妖魔鬼怪。有一天,他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相貌变得很丑:整个面相凶恶。他找到一位方丈求助,方丈说:我可以给你治,但你要先帮我刻100尊观音像。于是,这名手艺人就开始不断研究观音的神情,德性和表情。一年之后,当他把富有善良、慈悲、宽容形像的观音雕塑出来后,他对方丈说:请您务必帮我治病。方丈没说话,从背后拿出镜子,笑了笑说:你的病已经好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相貌也已经变得和善、端庄了。这下我明白了,我之所以郁闷、迷茫,是因为我所作的公益里夹带了太多的功利,我的举动与真正意义上的公益还有很大的差距。曾子云:“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心田上播下良善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就在这期间,渭南电视台招募律师作为说法节目的嘉宾,节目播出时间固定,制作录制时间也相对确定,没有报酬,于是我积极的做好功课,虽然形象一般,但试镜后的效果是“能看”,呵呵,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电视嘉宾生涯。而后,报社、广播台也纷纷发来邀约,我都喜滋滋的接受,乐此不疲,慢慢的我为东秦百姓所熟悉,最多的时候一周五天工作时间,我有三天都泡在媒体,义务的为大家普法!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我这样坚持下来了,案子也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紧张!后来做节目我已经深感疲惫,因为要点评的案子就是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之事,对自己的业务已经没有什么促进作用,这时候当媒体叫我做节目的时候,我内心已经是排斥的,但是考虑到毕竟人家成就了我,我就需要坚持,这时做公益我是带着感恩之心进行的。
 
  自觉的公益
 
  在我执业生涯中,有一起案件让我终生难忘!这起案件是一起过失致人死亡的案件,我和我的伙伴历经6次法律援助,最终被告人被判决无罪,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我以办过这个案件而自豪!但当我看到被害人的家属推着自行车天天到政府、政法委等单位信访时,一种伤感与凄凉油然而生,我们律师捍卫了被告人的人权,可是被害人的人权又如何得到保护呢?虽然被害人的家属对我恨之入骨!但我也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向他道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邮局匿名给他捐几百块钱。这件事我十多年间没有给任何人说过,我觉得这件事对我从事律师公益事业以来,是个里程碑的事件,我觉得从此我的公益进入了一个“自觉”的时代--“做公益不留名”!
 
  团队的公益
 
  2008年,我作为班长的陕西泰普律师事务所成立了,成立之初,我与另两位创始合伙人商议:泰普所要以“情系公益,团队服务”为理念;我们要通过开展法律援助、普法宣传、参政议政的方式积极的履行律师的社会责任!律师事务所不同于企业,我们不能宣传我们的业务创收是多少,但是我们可以宣传我们化解了多少矛盾?我们承担了多少社会责任?这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正能量!这才会对树立整个律师行业的美誉度做出贡献!在我们这个理念的引导下,我所从2011年起每年承办法律援助百件以上,我所也被司法部授予“全国法律援助先进集体”称号,我所一名律师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妇女儿童维权先进个人”,更为荣耀的是,我所先后有5名律师参加了“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和援藏行动,省律协就此事进行了专门的报道!
 
  一个人做公益值得肯定,一群人做公益更应当提倡,一个行业做公益则是我们的希冀!如果我们全体律师都以公益奉献作为我们的执业目标,那律师行业将会成为既受人羡慕又受人尊重的行业,那我们的法治梦就会梦想成真!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