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父亲,我懂您了
发布日期: 2019-9-26    作者: 荆新荣    来源: 陕西达衡律师事务所
  父亲,我懂您了
 
  陕西达衡律师事务所  荆新荣
 
  我的父亲是1979年律师制度恢复后安康市旬阳县的第一代律师,直到2007年临终前也没有离开过他所钟爱的律师事业。父亲在弥留之际对我叮嘱:“你一定要顶住,今后无论多困难都不要放弃,一定要把律所经营下去!”
 
  听母亲讲起,父亲曾先后在税务系统、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工作,律师制度恢复后,经特批取得了律师资格,随即转入当时的法律顾问处。起初,法律顾问处只有父亲一名律师,后来发展到三名律师和两名工作人员。临近1992年父亲退休时,其他两名律师一位调到法院任副院长,另一位调到政府任职。那时律师资格考试已实行全国统考,通过率仅0.5%,号称“天下第一考”,旬阳县通过律考的一个也没有,律师业真的是青黄不接。法律顾问处不仅人员紧张,办公条件也十分简陋。一间十来平米的砖木结构平房,三张拼在一起的柴桌,加上两条长板凳,三两把小椅子和一个书柜,就是法律顾问处的全部家当。
 
  除了在办公室接待当事人、讨论案件,父亲把宿舍也开辟成了办公场所。尤记得那年我还在读高中,家里没有自己的房子,一大家人全部挤在法律顾问处对面分给父亲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宿舍里。宿舍被一个书柜和半截布帘一分为二,里间支起的木板既当书桌又当床,外间放一张柴桌,几把小椅子,充当客厅和餐厅。我们兄弟姐妹多,每当家里来当事人,我们都得挤到里间。那时我在里间听到父亲在外面给当事人解答法律咨询,故意、间接故意、自然人、法人、血亲、拟制血亲等法言法语从父亲口中讲出,那么的绕口,让人似懂非懂,又充满好奇。
 
  后来单位给父亲分了住房,但条件依然艰苦,来家里咨询的当事人也是有增无减。父亲的工资除了刚够生活开支的那部分,剩下的全都用来买书,堆满了家里的角角落落。那时生活拮据,家里最怕来人,却又经常来人,有时到了饭点,来的当事人还迟迟不走,父亲就留人吃饭,母亲煮的饭常常不够吃。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总有接待不完的当事人,看不完的书,写不完的材料。而律师这份职业给我的印象除了一个字“忙”,也让我觉得神圣,能帮当事人解决许多棘手的问题,那么受人尊敬和仰慕!
 
  随着时间的推移,潜移默化,法律慢慢在我心里扎下了根。高考时我本已考取英语专业,准备当老师,最终却还是按父亲的心愿选择了法律。当时,政策允许做兼职律师。毕业后,我虽然通过招干有了稳定的工作,却常常不甘心,总想着兼职当律师。1994年,我报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天下第一考”,结果一试便中,那年我们县里司法考试仅考上了三人,我们荆家就中了姐弟俩,我相信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
 
  1995年,我去了县上唯一一家国资律师事务所,一干就是五年。2001年,我即将步入不惑之年,国资所脱钩改制,旬阳县走在了改革的前沿,一下将我推到了两难境地,我面临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抉择,要么与律师职业告别,做体制内的公职人员,要么辞去公职,丢掉铁饭碗,走出体制,继续干律师。那时,我真是四顾茫然,做律师究竟有没有出路?如果不干律师,又实在不舍心中对律师职业的那份向往和眷恋。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毅然决定放手一搏,辞去公职继续干律师。
 
  律所改制之初的艰难,如果没有亲身经历,简直难以体会。国资所土崩瓦解后,组建合伙所需要执业五年以上的律师三名,当时所里符合条件的律师有八名,三人一伙自由组合,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人。无奈之际,我们只好从安康请了一名律师到旬阳来,勉强组建了律所。请来的律师家在安康,来旬阳执业有诸多的生活不便,但她为了律所的发展克服重重困难,不仅自己坚持,又为所里引荐了另一名律师来旬阳执业,我们勉强将律所撑了起来。
 
  2001年建所白手起家,经营困难,连年亏损。为了律所的正常经营,我几乎舍弃了我的小家,孩子顾不上管,家务顾不上做,丈夫孩子回家吃不上饭,日子久了导致家庭矛盾频发。多少次我也曾想放弃,耳边都会响起父亲的话:“你无论怎样都要坚持下去,决不能半途而废!”当时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非要我坚持,也不知道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就这样一直咬着牙到了2011年,律所的年终结算由红色变成了绿色,十年寒冬方见春暖。之后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年终结算 虽然盈余不多但再没出现赤字。
 
  在那段艰难的时期里,我虽然记着父亲的话,但却不是十分明白父亲当初为什么对法律那么热衷,不明白在当时我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和去向的情况下,父亲为什么让我学法律当律师。直到有一天,我偶然中看到中央电视台的一则宣传广告,面对一望无际的沙漠,第一代治沙人的治沙经历和精神感动了我,我才恍然明白了父亲的初衷。律师制度恢复之初,法制建设犹如治沙工程一般任重而道远,父亲就像那第一代的治沙人,以手植绿,播种希望。时光如梭,转眼我已在律师行业摸爬滚打二十余年,也到了退休年龄,本该像其他行业退休人员一样颐养天年,可是我的心情却一点也不轻松。如同要将养育几十年的孩子丢下,那种牵挂和不舍,无法言语,这一刻,我终于彻底懂得了父亲!
 
  父亲,我想告诉您,您当初的决定和执着是正确的,您带领着我为律师行业几十年的付出和坚持也是值得的,在国家几代领导人的正确领导下,法治建设蒸蒸日上,律师队伍空前壮大,蓬勃发展律师行业的春天已经到来。盛世中华,国泰民安,您若地下有知,一定会含笑九泉!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