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特殊贡献奖】郝佩佩律师
发布日期: 2020-1-6    作者:     来源: 陕西省律师协会
  【特殊贡献奖】郝佩佩律师
 
  个人简介
 
  郝佩佩,西北政法大学宪法与行政法学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在读)。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盈科全国保理专委会西北区负责人。陕西省宪法学会副秘书长、行政法学会理事、西安市政府法制办专家库成员、陕西省消费者协会维权律师、兼职仲裁员。2018年荣获“西安最美女性”荣誉称号。
 
  先进事迹
 
  《论语》有言,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我时常想:一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2017年7月,我报名参加了“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但面对不满两岁的女儿,我又百般不舍。最终还是在全家人的支持下,来到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做法律援助了。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3500多米,初上高原,身体极度不适,这种不适不是意志力可以抵抗的,绝不可忽视大自然的“威力”。头痛失眠、水土不服、语言不通等种种问题逐一出现,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难受的是每到夜晚女儿在视频那头哭喊着:“妈妈,妈妈……”女儿自出生以来,从没那么声嘶力竭地哭叫过。看着视频那头的女儿,我却无能为力,真恨不得立刻飞回家,抱抱她,但我只能忍着眼泪,静静地看着孩子,不敢说话,直到孩子在视频那头哭累睡去。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一个星期,女儿终因想念妈妈而生病了,我终于坐不住了,赶紧请假回家。几天后,孩子的感冒稍有好转,就在她两周岁生日那天,我就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女儿一起坐上了返回援助地的列车。从家到援助地需要乘坐火车和汽车,路上就要花费12个小时,孩子在大巴车上呕吐不止,因为高原反应难受得哭闹起来,嘴唇也开始发紫。我的心里万分焦急,很害怕孩子不能适应,真想立马返回平原。但是援助地的工作刚刚开展起来,确实有许多工作在等着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心疼地照顾着孩子,内心却是无比自责。经过一路颠簸,终于挨到了住的地方,给孩子备好氧气袋,彻夜守着孩子,不敢合眼……
 
  由于我住的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母亲只能睡在另一间办公室的沙发上。陌生的环境使女儿寸步不离地黏着我。看我工作的地方这么艰苦,还带着孩子,母亲非常心疼,但又不敢多言,害怕给我增加负担。
 
  过了一个星期,孩子的感冒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这种情况让我非常担心,就赶紧带着她离开高原。在路上,孩子又因为高原反应一直哭闹不停,呕吐不止,刚到西宁,孩子立马恢复了精神。尽管还流着鼻涕,但是精神头好多了,这下我心里的大石头才算是落地了。
 
  我当时并未意识到,成年人在感冒时来到高海拔地区都是很容易发生生命危险的。更何况是刚刚两岁的小孩子,事后想想自己的愚蠢行为,真的感到后怕。把孩子送回家,我又要着急返回贵南县了,女儿还是舍不得我离开,在火车站,我看着女儿在车里,扒着车窗玻璃,哭叫着“妈妈,妈妈……”我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含着泪水,背着行李,赶紧进站了。
 
  女儿自此似乎也知道了妈妈所在的地方非常艰苦,也没再像刚开始那样哭闹了,每天乖乖吃饭、睡觉、玩耍,一直很听外婆的话。我虽然心疼女儿,但是人生总是有很多两难处境,难以两全其美。所以,我只是尽可能地多做一些实事,为贵南县需要援助的老百姓提供自己的法律帮助,让繁忙的工作化解我的思念之情。
 
 
  2017年8月,我在时任贵南县司法局局长吉先加的带领下,来到贵南县孤儿院看望小朋友们,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容一下子就融化了我的心。有个叫吉太吉的小女孩儿,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黑眼珠,满是纯真,彻底打动了我。我当时内心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认养这个孩子,让她的生命里多一个爱她和关心她的人,希望自己的关爱能够给这个孩子带来更多的鼓励和帮助,让她少一些孤单,这样我又多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这个汉族妈妈会经常去孤儿院看望自己的藏族女儿,和她说说心里话,跟她讲讲外面的世界。我希望吉太吉从小乐观勇敢,努力学习,争取考出去,去创造自己想要的未来。
 
  我是一名普通的律师、一位平凡的母亲,远赴青藏高原,只是想凭借自身的努力给那里的人带去法律知识与援助,让他们的生活能够有小小的改变而已。
】【打印】【关闭窗口